网站首页 | 政策法规 | 考务管理 | 专家点评 | 名家作品 | 书画杂谈 | 沈阳考点 | 各市考点 | 官方博客 | 教师展示 | 学员作品 |
 
 
 
  发表日期:2013年6月4日  共浏览2093 次      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
王正军——孰能浊以静之徐清


发表日期:201241  共浏览1470   

王正军——孰能浊以静之徐清


 

 

孰能浊以静之徐清

      也说“重估白蕉”

 

斯舜威先生在《书法报》上发了《也说“重估白蕉”》的文章,也引起了我对这一话题的兴趣。老斯在文章中说:“之所以产生重估的需求,不外乎两方面的因素:一是其中确实存在不合理的现象需要加以校正;二是丞需借用对历史人物的重新评估、认识,来对当下的一些现象进行引导、调整”。我觉得老斯说的有道理。

人常说:“有的放矢”。《东方早报、艺术评论》推出的这个“重估白蕉”的话题必然有其目的和出发点,就象老斯所说:说透了,在任何时候,“重估”不太可能是纯粹的,不可能单纯为了重估而重估,而往往有着“旧瓶装新酒”的现实需求,是为了借他人之酒浇自己的块垒。一言以蔽之,“重估古人”的出发点,是为了针对现实。那么这个现实又是什么呢?“一个背景是,当下的书坛,重新重视帖学系统正成为一个渐渐明晰的事实”。

读到这里,我似乎明白了一些,原来“重估白蕉”的目的就是为了“重新重视帖学”?于是我找到了《东方早报》顾村言的这篇文章,确实是有这句话,而且是把其放在文章的前面部分。

“尊碑抑帖”是由康有为提出来的。诚如老斯所说:“康有为这一书法学说是有其深刻的社会和政治背景的,是他寻求变革的政治理想在艺术上的反映,属于‘有所为而发’”。这使我想起中美建交之初的“乒乓外交”,康有为提出“尊碑柳帖”其实目的与“乒乓外交”异曲而同工,是为其政治主张服务的。其出发点绝不在于书法艺术,只不过用了一招“隔山打牛”而已。这一点,其实清末民国包括近现代书法研究者都是知道的。

只讲对立不讲统一是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易犯的毛病。“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”是某一时期政治的需要。对于艺术而言,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才是发展的根本。可惜我们很多人却混淆了这一点。就象康有为一样,在戊戌变法需要革除旧法时,便“尊碑抑帖”,而辛亥革命之后他成为保皇派了,又说:“前作《书镜》有所为而发,今着使我再续《书境》,又当尊帖矣”。书法,无非就是其实现政治主张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
碑优还是帖优?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话题。碑和帖,作为书法艺术史上的两朵奇葩,正如梅雪争春一样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。碑的宽博、大气就象书法艺术的阳极,帖的秀美、精就象书法艺术的阴极,二者各有所长,缺少任何一面,都是不完整的。碑和帖更没有可比性,就象左脚和右脚,你能分别出哪个更重要吗?

其实,自清末民国以来,所谓的碑学大家,哪个不是浸淫于碑和帖之间?你能分清谁的书法中有碑而无帖吗?况且,碑和帖不过是人为地把书法艺术分割开来,碑的原始文稿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

回过头来看,白蕉的书法在继承帖学的同时,也兼收并蓄地汲取了诸多碑的营养,正如他在《书法十讲》中所言:“从各家不同的碑帖入手,同样可以达到目的地——把字写好”。

“重估白蕉”不能仅仅看到其背后的“重估帖学”,也不能仅仅把白蕉与沈尹默拿出来分个高下,分出来谁是帖学的代表,更不能就此而再次掀起一次“尊碑抑帖”或是“尊帖抑碑”的讨论。如果立足于这样的高度,那“重估白蕉”就没有意义。

“重估白蕉”应该从白蕉的思想、精神层面去挖掘、评估,用从白蕉这位当代艺术大师身上提取出来的艺术思想、人文精神的良药来医治当下书法乃至艺术界的浮燥、唯利之病。

有人这样说:当今艺术领域,如江海横流,波涛汹涌。每一个艺术家都如江海中的一叶扁舟,随波而逐流。这就是当下的现实。不管你想不想,都在随着波涛而起伏、燥动。一部分人累了、困了,想停歇一下,却由不得自己。其实,在这样的环境下,“重估白蕉”是不是也反映了一部分人想静下来,沉下来的意愿?笔者不得而知,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笔者倒是庆幸了,因为飘在水上的,大部分是浮萍,而沉在水里、泥里的,才是真正的果实。

“孰能浊以静之徐清?孰能安以动之徐生?保此道者,不欲盈。夫唯不盈,故能蔽而新成”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里的这段话提醒我们:谁能够在混浊的流水中静止下来慢慢澄清,谁能在艺术出现迷茫的情况下动起来,寻找新的生机,谁将是遵循道的人,永远都不会自满。因为不自满,才能迈到一个新的境界。

我以为,白蕉的书法艺术成就,是他在浊境中能“自静”和“自清”的结果,而不是学帖或学碑决定的。正如他所说:“第一个是‘静’字。我常说艺是静中事,不静无艺。我个人坐下身子,求其放心,要行所无事。一方面不求速成,不近功;一方面不欲人道好,不近名。像这样名心既淡,火气全无,自然可以造就不同凡响”。这段话可说是白蕉书法艺术的真经。

我赞成这样的观点:“真正的大家,到最后,比拼的并不在于事功,更不在于技法,而是道之层面,或曰心灵的自在度与境界之高远”。

能够通过“重估白蕉”这个话题,把中国当代书法乃至更多艺术带到一个道的层面和高度,这是笔者愿意看到的,相信也是有识之士愿意看到的,这应该才是“重估白蕉”真正的意义所在吧!

 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· 特约专家刘尔福 [7485]
 · 特约专家卢林 [5788]
 · 首届辽宁省分考点书法教师培 [5619]
 · 证书样本 [5119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   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事实新闻
网站所有内容均归 教育部中国书画等级考试辽宁分考点 版权所有

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南街150号

  邮编:110005    QQ: 2902109456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     电话:15524200277

备案号:辽ICP备10018818号